从石峁遗址DNA来解读它的前世今生!

个人博客 35 0

从石峁遗址DNA来解读它的前世今生! 第1张

石峁遗址兴盛于4300年前,衰落于3800年前,或者更晚。

石峁的地位一直是争议比较大的,有人认为石峁是戎狄之城,有人认为是黄帝居邑,等等。作为史前最大的城址,石峁正逐吸引着人们的眼球,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石峁在中华史上的具体地位是怎样的?考古学界上有褒有贬,至今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里58侠客从DNA(Y染色体单倍群)的角度来解读以下,供大家参考!

吉林大学生命科学院的科研团队,在科技期刊上发表了一篇重要的论文,名为《Ancient genomes from northern China suggest links between subsistence changes and human migration》,这篇文章公布了55个古DNA的类型,其中就有石峁遗址的。

从石峁遗址DNA来解读它的前世今生! 第2张

1、从上图可以看出,石峁遗址非祭祀坑提取的两例父系古DNA分别为C2e1b2(C系南支,在现代汉族占比10%)和O2a2b1a(现代汉族主流类型),母系线粒体DNA则分别是G2a1(华北偏西)和D5a2(华北偏东),这表明,石峁古城当时生活着至少有农耕和游牧两个不同部族,这也与考古发现相吻合。

2、根据23魔方公布的数据,O2a2b1a爆发于5700年前,这个时间段是红山文化、仰韶文化的辉煌时期。然后,在甘肃一带的磨沟遗址、辽宁和内蒙古一带的大山前遗址等,都曾发现O2a2b1a的足迹。在大山前遗址的战俘坑里发现了O2a2b1a,怀疑是大山前所属的夏家店上层文化的敌人,即O2a2b1a为夏家店下层文化人群,夏家店下层是红山文化的延续,属于农耕经济。在发现O2a2b1a的遗迹里,所属居民大多是以农耕经济为主的,小编推测O2a2b1a是一支农耕部族。而石峁的经济类型呢,学者孙周勇认为是“半农耕半畜牧”的,所以O2a2b1a可能是代表石峁里农耕的部族。

3、23魔方统计出,O2a2b1a在中国男性中的比例为1.86%,按14亿人口的比例换算,O2a2b1a有1000多万的人口。在众多支系里面,能上1000万人口的支系并不多。由此可见,O2a2b1a是后裔众多的,是M117下游的主要支系之一。既然O2a2b1a是现代汉族的主流类型,石峁自然就不是一个偏安一隅的势力。

4、石雕的风格与二里头玉牌饰、商周青铜器上的饕餮纹几乎一致,进一步说明了石峁人和殷商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从石峁遗址DNA来解读它的前世今生! 第3张

5、齐家文化,在吉大的古DNA表格里,齐家文化喇家遗址成功提取了多例样本,他们属于M117下游的另一个支系F8。上面提到,发现O2a2b1a的磨沟遗址也是属于齐家文化。也就是说,齐家文化基本上是由M117这一大支的人群所创造,西北是M117人群发展的大本营,而陕西更是O2a2b1a的高频率分布地。

6、石峁的另一位居民,属于C系南支下游的。这里说明一下,庙子沟是5300年前位于内蒙古一带的遗址,属于仰韶文化。郝家台遗址是4000年前位于河南的一处遗址,属于龙山文化。由此可见,C系南支参与了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的发展,他们也是华夏早期的重要成员。

从石峁遗址DNA来解读它的前世今生! 第4张

7、按常理推断——远在甘肃青海一带的齐家文化,尚且被现代汉族的主流占据,那么比齐家文化更接近中原的石峁人群,理应是更有可能参与了中原逐鹿的势力,而非偏安一隅的戎狄。考古上也有两个明显的证据,证明石峁的强大。一个是陶寺遗址是石峁人群所摧毁的;另一个证据是,建成史前东亚第一大城——石峁城所需要的人口规模,不会少于二里头遗址,石峁社会的动员力甚至远高于二里头。石峁统治者具体对应史书文献里面的哪个人物,还有待争议。但可以肯定的是,绝非等闲之辈。有粉丝会问,这两个样本会不会是战俘?不会,F2137也见于齐家文化磨沟遗址,而且整个M117大系(包括F2137)都以西北为大本营,所以F2137更应该是土著。F2137在现代陕西地区还是呈现高频,可见他们是历史长河里面的竞争获胜者。

8、中科院古DNA实验室的研究则显示,在9500年前,南方人群和北方人群基因出现分化,8000年前时,南北方人群基因出现双向影响(交流融合),但到4000多年前时古南方人群基因比例下降较多,古北方人群成分占据主导,这意味着,在石峁所处的新石器时代,出现了大量黄河流域的北方人群向南迁徙的情况。

9、考古学视域,石峁出土的陶器已经证实与西伯利亚欧亚草原的陶器不存在任何联系,但石峁所出土的牙璋却被二里头所传承,并成为了夏文化的标志物。

综上可知,石峁是土生土长的中国文明,在体质人类学上与陶寺更为亲近,其超强的防御体系主要是为了防御东北方的族群(欧亚游牧族群),并在此后上演了与陶寺的“南北朝时代”,此后一路南下,直接参与了夏文明的创立。

中国的上古文明远比史书记载的要丰富和精彩的多,其呈现出的中华文明起源面向更为复杂,石峁就是石峁,它完全算得上是我们通过考古发现填补的未知空白,而绝非仅仅是印证史书记载的地下证据。

标签: 考古遗址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