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 聂小倩人物介绍

个人博客 76 0

聂小倩,乃蒲松龄写的《聊斋志异》笔下一女鬼。

聊斋志异- 聂小倩人物介绍 第1张

本文的男主人公宁采臣,性慷爽、廉颇自重,每对人曰,生平无二色,想聂氏若无非常颜色、过人的气质,怎能令其动心呢?蒲松龄对她的美貌大加赞赏:肌映流霞,足翘细笋,白昼端详,娇丽犹绝。如此一个美人,却受困于恶鬼,囿于红尘,以自己的美貌和假元宝来骗取男人,摄其精血,以飨其主。

但她并非一个纯粹的风尘女鬼,她有自己的理想。这也是聂小倩的可贵之处,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柔弱女子,对付“目光晱闪,攫拿而前”的恶鬼并非自己所能为,所以她要等待时机。为了最终能重见天日,她收敛了性子、屈从了恶鬼,干下了许多有悖于自己意愿的事。表面上她很快活,其实,又有谁能真正窥见她藏于内心饮泣的背影呢?

聊斋志异- 聂小倩人物介绍 第2张

于是,有一天,燕赤侠来了,宁采臣来了,她的希望也最终来了。当宁采臣因她假装的放荡而呵斥她、当他将自己所给的银子扔出屋外时,她感觉的不是屈辱,而是内心的狂喜,她甚至会想过自己和这样的男人成婚,耳鬓厮磨、颠鸾倒凤、儿女成群……于是,她选中这个正直的男人,在某一天晚上,告知自己的身世,并帮住眼前这个男人躲过一劫,而自己也因此获得解脱。

到宁家后,她心中爱着宁采臣,但毕竟他们之间隔着太多东西。一方面,她是鬼,而采臣是人,人鬼毕竟疏途。况且采臣还有妻子。另一方面,挟制她的恶鬼,并未死心,仍旧再等待时机将其掠去。可是,她并不担心这个,她对一切都深有远虑。她真正担心的是宁采臣是否会俯就,待妻子死去会不会爱上自己。每晚她走进采臣的书房,每次都逡巡不愿离开,却总被采臣一次又一次赶出来,居于荒坟,此时她的心情是何等的凄凉。

聊斋志异- 聂小倩人物介绍 第3张

然而,她会逢迎,她知道怎么讨自己未来婆婆的欢心,于是她照做了,也最终赢得了采臣母亲得欢心。于是,一切都顺理成章了。她无疑是成功的女人。一个敢于追求自己所爱的人,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又能够隐忍敢于做自己所不愿做的事,聂小倩有太多我国古代女性所不具有的品质。

蒲松龄不仅在艺术手法与构思上有着很高的成就,而且在思想内容上也能代表松龄的审美观与思想认识。他在写这篇文章中对当时的黑暗现实有一定的认识并对它进行了深刻的无情揭露。文中的夜叉又象征着当时残酷无情的统治阶段,它压迫着人民,像文中小倩死后连做鬼也不被放过,仍是胁迫她们为自己服务。同时写了些统治阶级的帮凶的代表人物,文中的老媪与妇人即是,当她们得知聂小倩不愿害人时说:“婢子不宜好相识。”借写鬼来讽人,用曲笔进行鞭挞,作者认为女色与财物都是不可妄取的,女色会害人命;金钱,在这里所表现的黄金是“罗刹鬼骨”,“留之能截取人心肝”,即妄取财物会使人没有心肝,做出坏事。又用因经不起财色所诱的人被害的例子来说明人们的贪念与弱点一旦被人利用,只会落得坏下场来告诫人们应约束自己。

他的观念虽有些迂腐,但其中劝人为善的思想却是正确的。这是作者思想认识中的几个很突出的优点,但他又认为只有像宁采臣那样廉隅自重的人不仅有福籍,还会得到别人所想不到的美妻,并存有子女惟天所授,福祸早已注定的宿命论思想,虽然《叶生》《促织》等文章中表现他已看到了科举制度与官场的黑暗腐败,但他仍对其心存幻想,同时为了验证燕姓剑客与聂小倩所说的宁采臣乃富贵中人,有壮门槛的儿子,也是为嘉奖宁采臣这一类的人,仍是在文章结尾画蛇添足地加上了“后数年宁果举进士,举一男,纳妾后,又各生一男,皆仕进有声”这一句话给这篇文章留下了一个缺憾。这是作者的思想认识的局限。

虽如此,但文中更多的是一种不甘被压迫的反抗精神。如聂小倩违抗妖怪的命令救了宁采臣一起逃走,燕姓剑客的宝剑虽未立毙妖物,但也伤了妖怪等处都热情地讴歌了文中正面人物的反抗精神,并对他们的反抗斗争寄予了无限的同情与希望,直至最后写燕生所赠的剑囊消灭了代表邪恶势力的夜叉。除此之外,蒲松龄用鲜明的感情色彩将正反面人物进行了对比塑造,如上文所说的聂小倩与夜叉、老媪相貌对比,聂小倩的走路时的风姿与夜叉走路时的丑怖对比等,这样两相对比,令人产生强烈的感情反差,也不难看出作者的强烈的感情与鲜明的爱憎来。因此文章中虽有着宿命论的消极思想与升官入仕的迁腐局限,但瑕不掩瑜,作者的思想认识与倾向也是使文章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的重要原因。

标签: 历史文化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